所有惊艳的背后,是无数次死磕的苦练

风哥的父亲是语文老师,对他的教育极其严苛,小时候的风哥,作业写完以后,还得写上一小时的字帖,几乎每天都是如此。 提到风哥小时候练字这件事,我就想到昨天在图书馆见到的一幕:周末,偌大的自习室里,竟然坐满了低头看书、做题、办公的人。